家风故事 | 左权致母亲家书(1937年12月3日)

来源:廉洁吉林 发布时间:2021-10-21 阅读次数:3795
X
分享到 - 微信


为了民族国家的利益

——左权致母亲(1937年12月3日)


家书原文


母亲∶


亡国奴的确不好当,在被日寇占领的区域内,日〈本〉人大肆屠杀,奸淫掳抢,烧房子……等等,实在痛心。有些地方全村男女老幼全部杀光,所谓集体屠杀,有些捉来活埋活烧。有些地方的青年妇女,全部捉去,供其兽行。要增加苛捐杂税。一切企业矿产,统要没收。日寇不仅要亡我之国,并要灭我之种,亡国灭种惨祸,已临到每一个中国人民的头上。

现全国抗日战争,已进到一个严重的关头,华北、淞沪抗战,均遭挫败,但我们共产党主张救国良策,仍不能实现。眼见得抗战的失败,不是中国军队打不得,不是我们的武器不好,不是我们的军队少,而是战略战术上指挥的错误,是政府政策上的错误,不肯开放民众运动,不肯开放民主,怕武装民众,怕改善民众的生活。军官的蠢拙,军队纪律的坏,扰害民众,脱离民众……等。我们曾一再向政府建议,并提出改善良策,他们都不能接受。这确是中国抗战的危机,如不能改善上述这些缺点与错误,抗战的前途,是黑暗的,悲惨的。

我们不敢〔管〕怎样,我们是要坚持到底,我们不断督促政府逐渐改变其政策,接受我们的办法,改善军队,改善指挥,改善作战方法。现在政府迁都了,湖南成了军事政治的重地,我很希望湖南的民众大大的觉醒,兴奋起来,组织武装起来,成为民族解放自由战争中一支强有力的力量。因为湖南的民众,素来是很顽强的,在革命的事业上,是有光荣历史的。

我军在西北的战场上,不仅取得光荣的战绩,山西的民众,整个华北的民众,对我军极表好感。他们都唤着“八路军是我们的救星”。我们也决心与华北人民共艰苦,共生死。不敢〔管〕敌人怎样进攻,我们准备不回到黄河南岸来。我们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后,当局对我们仍然是苛刻,但我全军将士,都有一个决心,为了民族国家的利益,过去没有一个铜板,现在仍然是没有一个铜板,准备将来也不要一个铜板,过去吃过草,准备还吃草。

母亲!你好吗,家里的人都好吗?我时刻纪〔记〕念着!

敬祝

福安

男  自林①

12月3日于洪洞



【注释】


①自林∶左权的字,又作孳麟,号叔仁。



【时代背景】

1937年七七事变和八一三事变爆发后,全国抗战形势所迫,国共两党就红军改编一事迅速达成协议。8月22日,中共洛川会议召开的当天,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正式宣布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


8月25日,洛川会议的最后一天,中共中央军委发布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的命令,将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改为八路军总指挥部,任命朱德为总指挥、彭德怀为副总指挥、叶剑英为参谋长、左权为副参谋长。中革军委总政治部改为八路军政治部,任弼时为主任、邓小平为副主任,下辖第115师、第120师、第129师和总部特务团。同时任命了各师的领导干部。当日,第八路军总指挥朱德、副总指挥彭德怀发表通电,宣布就职,宣告部队已改编完毕,即将东进杀敌。

9月11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按全国陆海空军新的战斗序列,下达命令:将八路军改称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八路军总部改称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部(简称“集总”),朱德改任总司令,彭德怀改任副总司令。9月14日,朱德、彭德怀发布八路军改为第十八集团军的通令。但此后仍习惯称为“八路军”。


8月22日至9月30日,八路军主力先后由陕西省三原、富平县经韩城地区东渡黄河,挺进华北抗战前线。根据中共中央洛川会议的决定,八路军担负着创建抗日根据地、钳制与消耗日军、配合国民党军作战、发展壮大自己的基本任务,实行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的战略方针。
9月18日,左权在随八路军总部走上抗日前线的途中,于山西省稷山县给叔父左铭三写了一封信,信中说:“我虽一时不能回家,我牺牲了我的一切幸福,为我的事业奋斗。请你相信这一道路是光明的、伟大的。愿以我的成功的事业,报你与我母亲对我的恩爱〔情〕,报我林哥对我的培养。”
9月25日,八路军115师取得了平型关战役的胜利,歼敌1000余人,鼓舞了中国人民和军队的斗志。随后八路军以一部兵力分散发动群众,着手创建抗日根据地,主力于日军的翼侧和后方积极作战,配合国民党军保卫忻口、太原,先后取得阳明堡、七亘村、广阳等战斗的胜利。
11月8日,太原失守。八路军总部由晋北南下,进驻洪洞县,先后在高公村和马牧村驻扎83天。副参谋长左权也有了一段难得的较为安定的时光,公务之余,他常常想起母亲。父亲在他一岁多就去世了,是母亲含辛茹苦把他养大。自从1924年离开家乡投考黄埔军校,他就再也没有回过家乡。13年了,东奔西走,枪林弹雨,甚至出国留学,家已经成为日渐久远的记忆。这么多年为何不回家看看?带着母亲和亲人的疑问,他写下了上面这封家书。

【信仰之光】

在写给母亲的家书中,左权首先介绍了日寇的暴行,指出,“亡国灭种惨祸,已临到每一个中国人民的头上”。为了不当亡国奴,就要起来抗争。这也是自己无暇回家的理由。他接着分析了全国抗战的形势,指出初期抗战的失败主要是政府不发动群众的结果,要取得胜利,必须团结群众一起抗战。八路军“决心与华北人民共艰苦,共生死”,在山西已经赢得了群众的信任与支持。“为了民族国家的利益,过去没有一个铜板,现在仍然是没有一个铜板,准备将来也不要一个铜板,过去吃过草,准备还吃草。”即使经济困难,生活艰苦,也要把抗战进行到底。

左权,原名左纪权,1905年3月15日生于湖南省醴陵县平桥乡黄茅岭一个农民家庭。1924年考入广州孙中山大元帅府军政部主办的陆军讲武学校,编入第一队,参加了镇压商团叛乱。11月陆军讲武学校一、二队学员转入黄埔军校。1925年2月,左权在黄埔军校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2月到莫斯科,先后在中山大学、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1930年6月回国,担任中国红军军官学校第一分校教育长,以后历任新十二军军长,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参谋处长,红五军团第十五军政委、军长,红一军团参谋长等职,参加了长征。

左权读过世界两大著名军事院校,可以说是我军军事素质很高的指挥员。他军事理论水平高,撰写了许多关于游击战争的理论专著。周恩来称他“是有理论修养,同时又有实践经验的军事家”;朱德评价他“在军事理论、战略战术、军事建设、参谋工作、后勤工作等方面,有极其丰富与辉煌的建树,是中国军事界不可多得的人才”;刘伯承、邓小平曾回忆说,左权是“善于从实践中抽取与总结出原则的理论,发现规律,来指导新的实践”的“八路军最优秀的将领之一”。

作为八路军副参谋长,1940年,左权参与领导了著名的百团大战。1941年取得保卫八路军黄崖洞兵工厂的“黄崖大捷”。1942年5月25日,在指挥八路军总部机关转移时,被敌人的炮弹击中牺牲,时年37岁。左权是抗日战争期间我军牺牲的最高级别的将领。

左权牺牲后,总共留下了13封家书,使人们看到了这位文武全才的高级将领对革命事业的忠贞不渝以及铁骨柔情。这13封家书,除了写给叔父和母亲各一封以外,其他都是写给妻子刘志兰的。


1939年4月16日,经八路军总司令朱德牵线,左权与刘志兰在八路军总部结婚。第二年5月,生下了他们的女儿左太北。由于战争形势越来越残酷,8月30日,左权不得不把妻子和女儿送往延安。直到21个月后牺牲,左权总共给妻子写了12封信,其中有一封遗失了,现存11封。这些书信一直保存在刘志兰手中,1982年5月,刘志兰把这批珍贵的家书交给了女儿太北。左太北从这些家书中才知道父亲是多么地爱她,每一封信中都会问到她的情况。

左权19岁离家,至牺牲再也没有回过家里。1949年,解放军南下,朱德总司令要求入湘部队绕道醴陵去看望左权将军的老母亲。母亲才知道自己日思夜想的小儿子已为国捐躯7年了。但让她不解的是,这7年来左权一直给她寄钱。原来,在左权牺牲后,周恩来考虑到其老母赡养之事,专门指示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汇款接济。

听到小儿子壮烈殉国的消息,坚强的母亲没有恸哭,而是请人代笔撰文悼念儿子。文中说:“吾儿抗日成仁,死得其所,不愧有志男儿。现已得着民主解放成功,牺牲一身,有何足惜,吾儿有知,地下瞑目矣!”(摘自《我心永向党:家书里的百年信仰》)





版权所有:中共双辽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双辽市监察委员会
技术支持:吉林省响铃公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吉ICP备20004202号-1   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